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跑狗社区-最早更新新老跑狗图,专注跑狗精解,香港六合直播,跑狗论坛,马会资料尽在跑狗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23|回复: 0

淫荡小牡丹 第6页

[复制链接]

111

主题

125

帖子

55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51
发表于 2019-6-3 13:05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淫荡小牡丹  第6页    作者:决明


  她知道要有雅量听别人的评论,她也一直都很乐观,要是别人的意见好,她绝对乐意改,要是别人恶意嫉妒的酸言酸语,她也能充耳不闻,当对方在放屁。可是鹿玉堂那种「一无可取,我还是想了很久才想出来『太过淫荡』这四字评语」的模样,她还是小小难受了一下。

  「没有任何可以夸奖的地方?」她不死心地追问。
QQ图片20190602195830.jpg
  鹿玉堂看她黯淡的小脸还残存一丝丝希冀的火光,好似只要他给的答案不对,那簇小火光也会跟着被吹熄……只是他不清楚怎样的答案才是她要的。

  「好像找不到。」他还是决定顺着自己真实的想法回她。

  那本书读完,就是弄懂了许多苟合的姿势及技巧,其他什么忠孝节义、孝悌友爱的大道理在上头都找不到。

  好——大——的——打——击——

  天香觉得青天霹雳响彻云霄,每道闪电巨雷都直落落劈向她,每一声都轰得她头昏眼花……

 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一无可取。

 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一无是处。

 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是根朽木。

 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能力、没有本事、没有才华,她根本就该找条白绫,再挑处风水好、气氛佳的屋梁上吊自杀!

  小牡丹垂头丧气,像正迎向凋零前的最后一抹晚风,做出苟延残喘的呜鸣。

  惨了,她这么在乎他的话,所以受的创伤更大。

  这个打击大到应该会让她半年内无法执笔写字吧……

  「妳认识写这本书的人吗?」他好像看到她在偷擦眼泪。

  「不不不不——我不认识!」开啥玩笑!现在怎么可以承认自己就是那本毫无优点的破书作者?!不不不不,她绝不承认!绝不!

  倘若他对《幽魂淫艳乐无穷》读不绝口,对她的文藻词汇佩服得五体投地,好似能读到此书,是他祖上积德,并且这辈子死而无憾,进而打算将书当成鹿家传家之宝,一代一代传承下去,那么当他开口一问,她一定立刻跳出来坦承自己的身分,好让他对她进行膜拜。可惜事与愿违,她没脸也没胆指着自个儿的鼻尖,告诉他——书,是我写的……

  这是文人最后残存的尊严,她一定要坚守。

  「那……那本书你怎么处置了?」一把火烧干净吗?

  「收着。」书是她送的,他没道理丢……鹿玉堂没发现自己这想法有什么不对,只是非常直觉认定。

  「很碍眼吧?不然……我跟你买回来?」买回来她还可以将不得他青睐的书撕个粉碎,当作让鹿玉堂不满意的惩罚。

  「不卖。」鹿玉堂想也不想。

  「为什么?」不是说不好看吗?

  「书是我的,卖与不卖由我决定。」鹿玉堂环视竹舍,小小屋里并没有多余空间,但采光相当充足,暖亮的阳光自头顶琉璃窗洒落,四面墙壁有三面半全是惊人藏书,足见屋主的爱书成痴。再过去有条通往屋后的走道,连接着其他房间。一切都是精致布置,他压根不认为这里是下人房。

  「妳在曲府只是个下人?」他很怀疑。

  「嗯,我算是曲府家仆。」帮曲无漪赚银子,算是他的下人没错吧。

  「他买我来伺候妳。」这是下人的福祉?那么似乎曲府主子也太宽大了。

  「他买你来伺候我?」天香很惊讶。

  「没错。」方才曲练不是才说过吗?她果然完全没听曲练说什么。

  「而你答应了?」天香小脸绽开笑靥,「曲爷待我真好——」竟然知道她想见他,就替她找来他……呜,曲爷,您是好人,老天爷一定会保佑您长命百岁的……

  他是没答应,但是卖身契似乎已生效,而且还是因为她,害他捺了手印还不自觉,否则他应该有机会从曲练手中抢回卖身契……鹿玉堂遗憾地想。

  「我该伺候妳些什么?」他没伺候过姑娘,不懂自己要做什么。端茶洗衣还是陪她绣花儿扑蝴蝶?

  「别说什么伺候不伺候,我在曲府没身分没地位,又没爹疼没娘爱,连想找个知心人说上两句话都没人理睬。你来了正好,和我做伴——先说喔,我天香是拿你当朋友看,你别给我耍那套『小姐下人』的戏码。」天香非常认真地和他交代。她身高虽然没他高,但是说起话来可是和他平等,没有半分气焰被压倒的挫折。

  「妳错了,我可不是花钱找他来跟妳作伴的。」曲无漪的声音由远而近,最后一声是踹开门板的巨响,身影潇洒入门。

  「曲练,跟他说清楚他的工作。」曲无漪走进来,自己挑了位置坐,交迭起长腿。

  「是。」曲练凑到鹿玉堂耳边,「兄弟……你千万别和天香打出什么好关系,这样以后下手才能狠一点。」他先来个不清不楚的开场白。

  「下手?」鹿玉堂浓眉轻挑。

  「你应该很好奇天香在曲府的身分地位,事实上你也甭管太多,只要知道天香就像曲府里的蚕,吐丝是她的天职,而你的任务就是哄她吐丝……这比喻你清楚吗?要是蚕儿不吐丝,你要适时教训她,可是又不能拧死她,明白吗?」曲练续道。

  「完全不清楚,完全不明白。」

  「总之,就是要你监督这丫头,要她每天都乖乖认真工作,她若不从,你可以揍她,但是不能揍死她,懂吗?」曲无漪的补充就简单扼要多了。

  原来这对姓曲的主仆是这样欺凌她的?

  难怪她说她在曲府没身分没地位,又见不得光。

  「你之前明明说是要伺候她,而非凌虐。」鹿玉堂冷凝了脸庞。

  「只要她听话,没半点拿乔,你当然毋需凌虐她;相反的,你要是有一丝丝怠慢她,我还会怪你失职。反之,若这丫头耍任性耍脾气,让大伙为了她的骄恣而误事,你就得拿出铁腕手段,让这丫头尝尝苦头!」曲无漪合起扇子,朝桌上敲,彰示他说的「苦头」绝不只是骂她两句这么容易。

  「曲爷,原来你打的是这坏主意!」天香跺跺脚。她还以为曲爷是体恤她辛苦工作又乖巧认真,才找来鹿玉堂陪她……没想到他这么恶劣!

  「所以从今天起,妳要吵要闹就朝他身上发泄,我只管妳月底交出一整迭纸,交不出来,我就找他讨,因为妳的偷懒就等同于他的失职。必要时……」曲无漪沉沉低笑,扇柄扬起天香的下颚,让她的耳朵自己凑到他嘴边,用两人才听到的音量轻声说——因为他声音越轻,就代表他的威胁越重——「少一张,我就抽他一鞭。不知道他能挨我多少鞭?」

  她少写一张,鹿玉堂就要替她挨鞭子?!

  这太过分了!曲爷哪次看过她月底乖乖交稿的?!她一定会拖呀!那不是表示鹿玉堂就会挨打——

  「你——你好坏!」天香忘了不到半刻前,她还在心里夸他是好人,祝他长命百岁。

  她是笨蛋!是笨蛋!

  「只要能榨出稿子,我不介意让妳吠两声。」反正他也不觉得痛。

  呀,重担放下来的感觉真轻松……

  「我根本不可能做得到呀!」她太了解自己了!

  「为了他,妳就试试妳不能做到会有什么下场。」曲无姿一眼扫向鹿玉堂,意味深远地再转回天香,狞笑里有满满的胜利快意。

  受尽了让天香气到呕血的鸟气,这回总算扳回一城。

  「我……」天香看见曲无漪腰间的长鞭,虽然她从没见他使用过,但她也相信曲无漪是说到做到的狠角色。他平时待她不错,是因为她有利用价值;他不会实质伤害她,但不代表他不会对鹿玉堂心狠手辣。

  尤其她也心知肚明,曲无漪忍她很久了。

  可他怎么可以把对她的愤恨迁怒到鹿玉堂身上?!

  天香忧心忡忡地望着鹿玉堂,强烈的保护欲油然而生。

  她将「做不到」这三个字咽回喉头。如果她真的对曲爷说做不到,说不定火辣辣的一鞭立刻赏向鹿玉堂——他看起来不虚弱,可不代表挨了鞭子不会痛。

  不行,她要保护他。


29-1Z409160449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跑狗网

GMT+8, 2019-6-27 14:00 , Processed in 0.179844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