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跑狗社区-最早更新新老跑狗图,专注跑狗精解,香港六合直播,跑狗论坛,马会资料尽在跑狗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36|回复: 0

淫荡小牡丹第7页

[复制链接]

111

主题

125

帖子

55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51
发表于 2019-6-3 13:03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淫荡小牡丹  第7页    作者:决明


  一定不让人动他一根寒毛。

  要伤鹿玉堂,得先踩过她天香的尸体!

  第三章

  鹿玉堂和天香的房间只隔了一面薄壁,竹舍里就住着孤男寡女,让他原本心里还猜测天香是曲无漪的宠婢这念头随即烟消云散。

  没有一个男人能容许出口己的女人和另一个男人独处一室。

  不过,区区一个下人究竟在替曲府做啥大事,重要到非让曲无漪聘他来……督促她?

  有些疑惑、有些不解,还有很多的好奇……

  怎么又是「好奇」?他这几日内,似乎已经将他这辈子的好奇心用罄。


  「好奇是忌讳,我不是老这样教人吗?怎么自己反而违背了这些?」鹿玉堂自嘲一笑,扬起的薄唇没有太浓烈的笑意,不过是弯起嘴角罢了。

  他将曲练差人到他暂住的小客栈房里收拾来的行李简略整理,一只暗色布包就是他所有的家当,再多也没有了。

  布包打开,几套干净但老旧的衣袍鞋袜平放在木柜里,几颗啃了数日的硬馒头则另桌上,攒了几两碎银的钱囊也随手抛在软榻,最后剩下的,是那日她以一文钱卖给他的书。

  他从不将累赘留在身边!只要是没用的东西,一丢了事,而这本书绝对应该被列入累赘之流,在他读毕后就该随手放入巷弄里任何一名乞丐的碗里,让他们代他处置这等杂物。
可是……

  他留下了它。几回想扔掉,翻到末页的墨绘牡丹,就想起了她的笑脸,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将那眉那眼全烙得很清楚,想着想着,这本书也就这么跟了他数日。

  他盘脚坐在床上,翻着《幽魂淫艳乐无穷》,心思不在字里行间,只忖度著书留在他身边的主因,也思考着他又为什么愿意留在曲府……

  他不应该停下脚步,应该要一直往前走,走得越远越好,即使这里已经远在千里之外,但还不够,还不够远,他必须逃到没有人发现的地方,银鸢城不是落脚地,这里太热闹、太繁华、太……格格不入。

  或许,他能趁着夜阑人静,在不惊扰任何人的情况下翻墙离开,至于卖身契,那种玩意儿他根本不看在眼里,反正他这种「背叛者」,背叛主子也不是头一回,再添一次又何妨?

  鹿玉堂似乎打定主意,将方才从布包里拿出来的东西再次收回,手里那本《幽魂淫艳乐无穷》……则是挣扎片刻后,留在桌上。

  「离开这里吧,多待无益。」他没有想要留在天香身边的念头,真的……没有。

  鹿玉堂突地冷笑,自语了起来。

  「真的,没有?」

  说谎。

  怎么可能没有?若没有,绝对不可能有人能留下他,即便是曲无漪的暴力威吓也不能。

  要动粗,他鹿玉堂不是省油的灯,就算百来个大内高手都不见得能与他打成平手,何况区区一个曲府?

  可是他没有走。不仅没走,还留下来和天香共进了一顿晚餐,让她净朝他碗里招呼鱼呀肉的,生怕他饿着,她自己反倒没吃什么。她那时因为忙碌挟菜而汗湿的小脸,闪闪发亮,粉扑扑的双颊仿佛上了胭脂。

  如果他留了下来,往后要见着她这副模样,不是难事吧?

  鹿玉堂没发觉自己解开了布包的绳结,将衣物什么的又全拿出来摆在柜上桌上,等他回神,他又拿回《幽魂全艳乐无穷》坐在床沿发愣。

 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

  「这……」他为自己的反常失笑。

  该留下吗?

  或许……老天爷是这个意思?

  该留下吧。

  可能……他心里是这么想的?

  「唉……」

  幽幽浅浅的轻叹,在寂夜里并不清晰,但没逃过鹿玉堂的耳朵。他搁下书,放轻脚步打开房门,眸子在阒暗里毫不受阻,他沉稳而谨慎地搜寻叹息声的来源——实际上也毋需花费太多心神去寻,因为源源不绝发出哀叹的身影正透着摇曳烛火,投射在墙面上。

  他不用猜测,也知道那单薄的身子属谁所有。

  这竹舍除他之外,另一个人就是天香了。

  她按散着及腰长发,发上无任何赘饰珠花,身上也只披着外袍,外袍之下是平常不轻易曝露在外的贴身藕丝衫,长度不过及膝,两条白玉般纤美的腿儿在桌下若隐若现。

  她正苦恼地趴在桌前,两盏烛火将她那方天地照得明亮,她执着笔,左涂涂写写些什么!不时发出哀鸣,像只迷路的小猫,可怜兮兮的。

  「还不休憩?」他突然出声,吓到了天香,她几乎整个人跳起来,凳子一倾,若非鹿玉堂一掌压住她的肩头,恐怕她就得掉上好大一跤。

  「你……」天香手忙脚乱地将满桌子的纸张拢到自己面前,用双臂挡住他的视线,不敢让他发现她正在赶写稿子,紧张地咽咽津液,挤出粉饰太平的甜笑。

  「你怎么还没睡?床不舒适吗?」

  「妳又在忙什么?」

  「我、我在写家书。」她干笑。她没忘记他对她的文稿没有任何喜好,绝不会自取其辱地告诉他,她正在熬夜赶稿——天知道她爹娘早就不知道投胎到哪户人家去了,写家书给谁看呀?

  整整十来张的家书?真是个孝顺的好女儿。鹿玉堂唇边有戏谑的笑。

  「三更天写家书?」他挑起浓眉,让天香心虚低头。

  他那种表情会让她有自首坦白的欲望……

  「是、是呀,平常太忙了,只、只能挣出一点点宝贵的时间捎信回家报平安。你赶快去睡,熬夜不好呢,明天精神会很差,快去快去,晚安。」她像叫狗似的,还空出手驱赶他。

  鹿玉堂直觉知道,她在写的绝不是单纯家书。写家书要字字血泪,边写边哭,泣诉在曲府惨遭人欺陵压榨的惨样才是。

  「我也正想写封家书回家报平安,若不介意,借我一张抄抄。」他拉来张凳,坐在她对面。

  「不可以!呃……」反应太激烈,她忙陪笑修正,「我写的都是骂主子的混话,你别瞧……如果你要写家书,我念给你抄?」她分了一张白纸给他,也替他将毫笔蘸上墨,恭敬地递到他面前,清清嗓,准备念段文情并茂、感人肺腑,让远在他乡的亲人读了会起疙瘩的家书。

  「我抄我的,妳继续写妳的家书就好,别因为我而打断妳。」他很坚持要看她写了些什么。

  「不、不行,我还在信里跟我娘问了些女孩子家的私密事,你、你不可以看——」她正好写到虎精一口一口撕开姑娘家的袍子,用舌头舔洗着姑娘家胸前脆弱而艳红的小花蕾,姑娘家喘吁吁地挣扎却又矛盾享受——

  不行,这种文字让他看到的话,他一定……一定会唾弃她的淫荡!

  「原来如此。」这个推诿之词很好,让他没理由再逼她,否则就失了风度。

  「是……是呀。」天香流了满额的冷汗,将写好的初稿摺好,抱在胸口。

  「妳不继续写了?」

  「呃……我、我每天都会写一部分今儿个发生的鸡毛蒜皮事给家人瞧,今天的事已经写完了,其他的,就等明天再写好了。」今天进度差不多了,可以休息一下。

  确定初稿不会被他瞧见后,她执起墨条在砚上转磨,「好了,现在轮到替你写家书了。你家里有些什么人?要写给爹娘或是兄弟……还是,你家乡有妻儿了?」

  对喔!她怎么一直没想到这层?以他的外貌来推测,他已是个成熟的男人,一般人在这年岁老早就娶妻生子,说不定他也一样——

  「我无爹无娘,无妻无子,兄弟姊妹……也没有。」最后的停顿显得有些迟疑。

  天香不知道自己听到他无妻无子时,心里头绽放开来的欣喜到底是什么,只觉得……有些开心、有些忍不住想笑。

  「那你家书是要写给谁的?」她偏着小脑袋问。

  「我是很想写给一些人,不过只怕他们连瞧也不瞧就将家书撕烂。」

  「你那么不讨人喜欢吗?」她……还满喜欢他的呀。

  「对。」他承认得很干脆:

  天香搁下墨条,不磨了。「我也不怎么讨人喜欢,我们两个真像。」她咯咯在笑,「曲爷常常说想指死我,曲练也老是对着我叹气,光瞧他们的神情就知道,我在他们眼中有多棘手。」


9-160304091637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跑狗网

GMT+8, 2019-6-27 13:59 , Processed in 0.182891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