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跑狗社区-最早更新新老跑狗图,专注跑狗精解,香港六合直播,跑狗论坛,马会资料尽在跑狗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20|回复: 0

淫荡小牡丹 第8页

[复制链接]

110

主题

125

帖子

55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51
发表于 2019-6-3 13:01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淫荡小牡丹  第8页    作者:决明


  「妳不是还有亲人?」

  「有呀,我有一个好疼我好疼我的娘呢。虽然她已经——」天香赶紧噤声,她要是再说下去,熬夜写家书的谎一肓就要被戳破了。「已经没在我身边照顾我,可是我很想念她,常常一个人工作累了,就望着月儿说话给她听哩。」

  「妳在曲府的工作是什么?」

  该糟,一个谎言之后,又要再编织另一个。

  「我……在帮主子抄写一些东西。」鸣,她不想骗他的……可是比起被他发现她是《幽魂淫艳乐无穷》作者时的鄙视,她还是不自禁说了谎。

  「主子何不用我一百两的月俸多聘些人来帮着抄?妳就不用一个人这么辛苦。」他佯装体贴,实际上还是想探些端倪。

  呜,他人真好,还替她想呢。「因为是很重要的东西,所以一定要我抄才行……」她一定会发奋图强,绝对在曲爷的要求之下将下一本写出来,说什么也不让曲爷有机会对他赏鞭子。

  「我口风很紧,妳若是信任我的话,我可以替妳分担些。」他还是很好奇她彻夜在写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。

  好想告诉他……天香粉唇蠕了蠕,实话就咬在牙关,只消舌尖一顶,就会对他坦白。

  可是想起他的评语,话又怯生生咽回去了。

  「你不用这么辛苦,你只要等着赚一百两月俸就好,这种累人事我来就行了。」真好赚,只要守着她就有薪酬,哪像她,字字句句都是劳力钱……唉,罢了,不自怨自艾,谁教她自个儿也喜欢这份差事。

  「妳抄书的薪酬是多少?」

  「还过得去。不过得抄完一整本书才能领,有时几个月抄不出来,就没有钱领……」她最惨曾有一年半挤不出一本稿,那段日子里要不是吃喝全赖曲爷,她可能真会饿死。

  唉,真要说起这份差事,满肚子苦水。

  惨淡的小脸因为烛火的摇曳而更添加了让人疼惜的沮丧,鹿玉堂心一抽紧,莫名的情愫竟然在鞭笞着他……原来她真是名可怜的下人,在曲无漪的压榨威逼之下过着辛苦的日子,镇日替曲无漪抄书到三更夜半还不得就寝,粉嫩妁眼窝下浮现淡淡的黑影,而曲无漪还要他监督她工作,就是非得将她最后一分力气也榨尽——

  「妳去睡觉。」鹿玉堂倏地赶她进房。

  「呀?」不是还在闲聊吗?

  「立刻去睡。」他抽走她怀里的手稿,不容她反抗地半推着娇小身躯回到她自个儿的榻上。

  「那些稿子——」

  「不许再写了,明天再抄。」

  天香见他将手稿放进她房里的书架上,并没有要去读它的出息思,她才安下心来,也不去抢了,省得教他怀疑。

  「可是我还没收拾好桌子,我也得擦个手……」她满手都难免沾到黑墨。

  「我去打水,桌子我收,妳回榻上去睡。」他分派好工作,劳力事全由他扛,她只要负责躺平就好。

  「喔……」天香再偷瞄他一眼,看他真的走出去打水,没动那堆手稿。

  天香将肩上的外袍褪下,这才发觉自己刚刚就是用这副衣衫不整的模样和他聊着,别说藕丝衫的前襟还开了个大叉口,隐约露出她素色的小兜儿,连下襬都盖不住她的腿,就这么让人瞧光光。

  「呀呀……都忘了他从今天起就跟我一块住了,还拿着以往夜里赶稿的邋遢样面对他!真羞人。」她钻进被窝里,让被窝里的寒意给逗了个哆嗦,蹭蹭脚丫子,等待被窝变暖。「要是在我的书里,男人瞧见姑娘家这娇样,早就扑上来了,哪还像他,正襟危坐的。」想起来就想笑。

  呀呀,她在想什么呀?难道她希望他像头禽兽,见她露出小腿颈骨,就擦涎瞇眼地跳扑过来,将她压按在身下使坏吗?

  书是书,现实可是现实,若他真是这么邪佞的人,就算她被他欺负了去,半夜也会趁他睡熟,拿把刀将他的祸根给阉掉!绝不会像书里的姑娘,在暴力强迫下还能得到欢愉,太匪夷所思了些。

  即使她的房门没关,鹿玉堂还是在她的门扉上敲了敲,确定得到她的注出息后才跨进她的闺房,先将桌上的烛火点燃。

  她要从榻上起身,他却阻止了她。「将手伸出来就好。」

  她照做,将手递给他,他拧干布巾,先从她的右手擦起。

  「水是温的耶……」

  不要怪天香大惊小怪,三更天里,要打盆热水多难,得先到柴房去拿柴,若没有劈好的,还得自己举斧头劈——上回她差点把自己的脚趾头给劈断四根——拿完柴,还得摸黑到厨房去生火煮水……这么高难度的工作,就得花掉她整整一夜的时间,还不一定生得了火,往往最后都是她被烟呛得满脸眼泪鼻涕,直接拿冷冰冰的井水胡乱搓洗了事,不仅一夜没能好睡,还白忙了功夫。

  没想到现在替她拭手的布巾竟然这么温暖……

  鹿玉堂只是笑,仔细替她将指节的黑墨都擦干净。她的手上有长期书写的厚茧,但是指形相当修长而漂亮。

  「你上哪去提的温水?」她好奇地问。

  「我烧的。」当然是用浑厚的内力。他擦完右手,换左手。

  「哪有这么快?」还要劈柴烧水呀!

  「我生火功力好。」

  「真好,那以后我每晚都有温水可以洗手了。」

  「以后妳只许抄书抄到戌时,戌时一到,我会将屋子里的烛火都熄掉,妳就准时上床休憩。」

  「呀?」天香愣住,好半晌才回魂,「戌时?!我通常都是成时才开始写……抄书呀!」

  「妳一整个白天都在做什么?」他将布巾洗干净,再重复擦洗她的手一遍。

  「呃……哪来一整个白天?我睡就睡到午时,起来用个午膳,然后——」她偏头想想,「然后上街逛逛,或是驾叶扁舟在湖里读书,天气好的话就小睡片刻——醒来刚好吃晚膳。」说起来有些汗颜……

  「改正妳的习惯,从明天开始——不,此时此刻该算是今天了。我卯时会来叫醒妳,吃完早膳,妳开始抄书抄两个时辰,用完午膳可以上街一个时辰,回府后继续抄书,还能抄两个时辰,接下来用完晚膳就可以完全不用工作。」瞧,他替她排好的行程效率远远胜过她的,也不虚度人生。

  「卯、卯时?!」是她听错还是他说错了?卯时正是她睡得最熟的时辰耶!

  「有困难?」

  何止有困难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!

  fmx  fmx  fmx  fmx  fmx  fmx  fmx  fmx

  化不可能为可能,向来是鹿玉堂的唯一座右铭。他很固执,尤其是当他已经打定主意,他绝不妥协,几乎到了铁石心肠的地步。

  天香流着眼泪的双眼压根没办法睁开,小嘴除了要喝粥,还要打呼,小脑袋像有千斤重般,沉得让她的颈子无力驮负,鼻尖几乎就要埋进碗里。

  「醒醒。」

  鹿玉堂的声音仿佛自遥远的天边轰来,天香惺忪地醒了,含着粥的嘴蠕了蠕,囫囵咽下口中的食物,继续闭眼打盹。

  鹿玉堂看她这模样,本来真有冲动想抱她回房,让她好好睡到自然清醒算了,然而早起的益处绝对远胜于晚睡,若他放任她,反倒是害了她。

  「天香姑娘。」

  「唔……我有在喝……有在……喝……」呼……

  「天香姑娘。」

  「我……醒了……真的醒……了……」呼……

  他几乎要怀疑她不是在与他对话,而是在梦呓。

  鹿玉堂放弃以声音叫醒她,直接拎着她到屋外,让天初方白的第一阵凉风呼醒睡娃娃。

  「好……好冷……」天香抖抖身子,直朝鹿玉堂胸口躲风。

  「清醒些了没?」

  「唔……我们一定要这么早起吗?呼……好冷……」还好她手里还有碗热粥可以暖暖手。

  「动动妳的手脚,活动筋骨后就不会有睡意了。」他替她拿过碗,一手执着她的手腕甩动。

  唉。天香无奈且被迫地晃手晃脚。她比较想捧着热粥啦,至少还不让她觉得冷


9-160304091625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聊啦啦|Archiver|手机版|跑狗网

GMT+8, 2019-9-22 14:34 , Processed in 0.172309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